很污的app不要vip不要登录

   .630shu.co,最快更新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最新章节!

   恶魔召唤术并不是“召唤”术——这个问题,玛卡在很早以前就已经知道了。而所谓的“恶魔”,其实也不过是很久很久以前,古代某个专攻灵魂规则的强大巫师所自创的一个代称,仅此而已。

   没错,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甚至要比死亡女神克恩和卑鄙的海尔波所出生的古希腊时代末期还要更早。

   “我或许的确是第一个着手研究那几件罪恶道具的巫师,不过……我也只是借着它们的本质进行深入研究罢了。既然也研究过,就一定知道,罪恶的源头究竟是什么——研究灵魂规则,并不是非得要从那几件东西上开始的。”

   “……而很显然,那位创造出恶魔召唤术的前辈,他才是最先踏上这条道路的先驱。”

   一个平静、柔和……并且还带着些许清冷的女声,正在霍格沃兹的礼堂大厅中幽幽回荡着,用某种古老的语言不带任何情感地讲述着这些话语。

   说实话,这些话语虽然绝大多数人都听不懂,可单是那声音便甚至会让人觉得格外富有魅力。光是听着就仿佛能在脑海中描绘出一个窈窕俏丽、身姿绰约的妙龄女性的轮廓来。

   然而,偏偏就是这个令人禁不住着迷乃至沉沦其中的嗓音,却又隐隐然带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森寒。听得多了,往往会使人不由自主地打一个冷战。

   温暖与寒冷,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此时此刻却好似浑然一体,让人似乎根本察觉不到两者有什么矛盾。

   从这种异样的和谐中所诞生的违和感,着实叫人印象深刻。

   可没过多久,另一个声音忽而便又从礼堂中传了出来。那语调中好似带着些许疲惫,但却同样不卑不亢,圆融平和。

   “罪恶的源头……嗯,其实这个问题曾经困扰了我很久,直到最近我才多少明白了一些。克恩女士,我可不像那样天赋惊人——我只是个比常人稍微幸运了一些的普通人罢了。只是……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罪恶’也不过就是灵魂规则的一半而已吧?既然有‘恶魔’,那应该就还有——”

   清纯校花妹子校园内校服写真清新淡雅

   “没有。”

   那年轻男性话还没说完,就被女声给打断了。

   “我已经去找过了,花了许多时间,还差点回不来。在那扇‘门’的后面,我所看到的就只有一团毫无瑕疵的纯粹能量,以及,像是这样的……无穷无尽的‘罪’。”

   在说到“像这样的”的时候,礼堂的窗户中猛然施放出了大量难以形容的“黑光”,深邃得犹如空间裂开了缝隙。而在那“缝隙”当中,无声的悲鸣与哀嚎,让人连灵魂都不由自主地开始打颤。

   “罪恶,是能够具现化的,但是与其相对应的另一种能量却不能。所以前者能够为我们巫师所利用,而后者……却连触碰一下都做不到。归根结底,完掌握灵魂规则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我们无法主宰灵魂,就无法成为死亡的主人——三级规则,对于渺小的我们而言,只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罢了。”

   好在,那些漆黑的光辉只是转瞬即逝,并没有停留太久。话音未落,那无尽的黑光倏然湮灭消失,一切又回归到了的原本的模样。

   “呼——”

   只听到男声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可见刚才的状况,给他带去了怎样巨大的压力。

   而也就在这时,便听起初那个女声突然又转而道:

   “唔……我在回来时,好像还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认识吗?就是一个穿着银色的长袍,鼻梁上架着一对透明的半月形石英片,留着一头白须白发的老人。”

   “呼……呼……”男声仍在轻轻喘息着,听得她问起,随即道,“白须白发的老人?老人的话,白发也不奇怪吧?我不清楚。”

   “那就算了。”女声稍稍一顿,这才淡淡地道,“好了,我已经说得够多了,那么呢?麦克莱恩……是打算将七件罪恶具现化的道具交给我,还是要我亲自去取?”

   此话言罢,霍格沃兹礼堂复又陷入了死寂,双方似乎都很有耐心,谁都并不急于这一时半刻。

   而就在这期间,韦茅斯营地内的藏身处内,戴尔菲的叙述也渐渐临近了尾声。

   ……

   “……在那片雾气缭绕的纯白空间内,就凝聚着这世上所有‘精神’的本源。而在那片空间的尽头,就矗立着一扇巨大无比的‘门扉’。”

   “抱歉,我没办法说得更明白了,因为我自己也只了解到了一些皮毛而已。我只是想说,存在于在那扇‘门扉’的另一边的某种能量,便是如今降临在这片大地上的所有‘恶魔’的本质——罪恶。”

   说到这里,戴尔菲终于又略微停顿了一下,给在场的大家腾出了些许消化这些复杂信息的余地。

   片刻之后,她才在最后道:

   “罪恶大体可以分为七个分支,傲慢、嫉妒、愤怒、怠惰、贪婪、暴食和色欲,七件远古时期就存在的魔法道具与其一一对应。而同样的,目前所降临的所谓‘恶魔’,主要应该也总共有七名。”

   “格兰杰小姐,按照之前所描述的来看,遇到的……应该是‘暴食’。”

   想要将这些东西说清楚可不容易,戴尔菲也算是绞尽脑汁,才堪堪将其简单地描述了一遍,甚至其中还难免有很多混乱和错误的地方。

   毕竟,她脑袋里那些“记忆”,连她自己也早已记不大清了。

   而待得她说完,一旁的哈利不由道:

   “那……我的格兰芬多宝剑,应该就是‘愤怒’了吧?除了这个呢?其他六个分支,又分别对应着什么古魔法道具?”

   “对不起,波特先生,这我也没办法完准确地告诉。因为……其中有几件道具我也是不知道的,乃至不清楚它们究竟有没有被人发现过。”

   哈利的这个问题,目前知道完整答案的人几乎已经部集中在霍格沃兹的,因为这或许才是整个事件最关键的信息之一。

   这是一把开启“罪恶”的钥匙。